首页 “老头乐”叫板特斯拉 零跑汽车缺什么 IT出身、一手撑起大华股份的全研发,朱江明无疑是自信的。以致外界将其与马斯克对比时,他也放出了零跑要“三年内在智能化领域超过特斯拉”的豪言。然而在特斯拉继续称霸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时,零跑却困在自己的“老头乐”围城里。 “老头乐”是一种廉价的四轮电动车,因其驾驶门槛极低且使用者以老头居多而得名。零跑汽车名下T03车型因酷似“老头乐”,且售价仅在7万左右,被外界以“老头乐”代称。它是一款低端微型电动车,也是目前为止撑起零跑汽车销量的主力车型。

“老头乐”叫板特斯拉 零跑汽车缺什么 IT出身、一手撑起大华股份的全研发,朱江明无疑是自信的。以致外界将其与马斯克对比时,他也放出了零跑要“三年内在智能化领域超过特斯拉”的豪言。然而在特斯拉继续称霸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时,零跑却困在自己的“老头乐”围城里。 “老头乐”是一种廉价的四轮电动车,因其驾驶门槛极低且使用者以老头居多而得名。零跑汽车名下T03车型因酷似“老头乐”,且售价仅在7万左右,被外界以“老头乐”代称。它是一款低端微型电动车,也是目前为止撑起零跑汽车销量的主力车型。

财经一哥 2022-10-26 06:13:03 0 676

核心提示:

1,中国版“马斯克”朱江明曾放出零跑要“三年内在智能化领域超过特斯拉”的豪言。然而在特斯拉继续称霸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时,零跑却困在自己的“老头乐”围城里。

2,意识到低价策略的局限性,零跑开始探索中高端市场,但资金成了零跑当下难题。

3,虽自诩拥有全球继特斯拉之后的“全域自研能力”,但零跑汽车三年半的研发投入仅为19.13亿元。2019年至2021年研发投入仅为特斯拉的1/25。

4,国内市场尚未打开,又开启海外市场,专家表示,鉴于零跑的价格特点,其海外布局或许只是一场营销噱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自我对标特斯拉,零跑汽车能否走出特斯拉的全球影响力?

虽然是继“蔚小理”后第四家登陆港交所的新势力车企,零跑汽车依然面临诸多困境,从持续亏损的财务,到陷于“老头乐”的低价营销,再到研发投入严重落后“蔚小理”的窘境,零跑从上市初就不被资本看好,首日即破发。

截止10月25日收盘,零跑股价已经跌至19.36港元/股,跌幅59.67%,市值跌去264.06亿港元。

在国内市场尚未打开的情况下,零跑又匆匆开启海外市场。虽名为抢夺市场份额,但在财务、技术都尚未稳健的情况下,零跑的系列布局能否拨云见日,助力零跑实现特斯拉第二的“野心”?

中国版“马斯克”的三次创业史

在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,最像埃隆·马斯克的创业者可能不是“蔚小理”创始人,而是已经年近半百仍在创业路上的零跑创始人朱江明。

零跑创始人朱江明

同埃隆·马斯克一样,朱江明是IT出身,先后多次创业,跨度从安防到新能源汽车。1993年,26岁的朱江明与大华股份董事长傅利泉一起,用5000元共同创立了大华股份,朱江明负责研发。2001年,大华股份从通讯领域转型视频监控领域,开启了他们的第二次创业史。

第二年,朱江明带领团队研发出8路嵌入式DVR,成为安防行业独一无二的产品,助力大华进入快速发展期。

作为联合创始人,朱江明兼任大华股份CTO,也亲手建立了大华股份的供应链体系。

2008年,大华股份踩着风口登陆深交所,最高市值曾达到852.23亿元。朱江明身价也水涨船高,在2014年的胡润百富榜上,以20亿元身家位列第1156名。

“我还有个千亿梦想,但安防产品全球总量仅有千亿规模,所以要选择一个新行业。”就这样,朱江明一脚踏进新能源汽车领域。

零跑汽车是朱江明的第三次创业,也是这位55岁浙商缔造的第二个IPO。

创办零跑之初,朱江明并没有宏大的创业目标,只是想做一辆价格低廉、方便出行的低速电动车,但彼时低速电动车标准迟迟没有出台。又恰逢国家大力扶持新能源,各种优惠政策频繁出台,朱江明便顺势开启了零跑之行。

从有造车想法到初始团队成立,朱江明仅用半年时间,对于当时已经48岁的朱江明来说,有资金有创业经验,一切似乎信手拈来。但朱江明还是比较审慎,将品牌命名为“零跑”,寓意从头再来。

事实上,从创业角度,朱江明并非真正意义的从零开始。根据朱江明介绍,零跑汽车创立之初,只是前东家大华股份新增的一条汽车产品线,电子部门完全依赖大华股份。资金方面,朱江明和傅利泉出资近25亿元现金,且都是自掏腰包。

借助先天优势和新能源的时代风口,零跑汽车成为了继“蔚小理”后第四家登陆港交所的新势力车企。

“老头乐”叫板特斯拉 零跑汽车缺什么

IT出身、一手撑起大华股份的全研发,朱江明无疑是自信的。以致外界将其与马斯克对比时,他也放出了零跑要“三年内在智能化领域超过特斯拉”的豪言。然而在特斯拉继续称霸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时,零跑却困在自己的“老头乐”围城里。

“老头乐”是一种廉价的四轮电动车,因其驾驶门槛极低且使用者以老头居多而得名。零跑汽车名下T03车型因酷似“老头乐”,且售价仅在7万左右,被外界以“老头乐”代称。它是一款低端微型电动车,也是目前为止撑起零跑汽车销量的主力车型。

国产“老头乐”

零跑T03

零跑汽车共有四款在售车型,除T03外,还有S01、C11和C01。S01是零跑汽车成立之初的代工车型,销量只有2000 辆左右。C11和C01是零跑后期推出的中高端车型,目前尚未打开市场。

根据官方数据,2020年,零跑汽车全品牌销量为11391辆,其中零跑T03卖出10266辆,占比高达90%;2021年,零跑汽车总销量43121辆,零跑T03占38463辆,占比高达89%。过去两年,这款“老头乐”几乎撑起了零跑汽车绝对的销量。

今年前八个月,零跑T03势头不减,继续售出59101辆,帮助零跑实现76563 辆的总销售数据,并超越“蔚小理”,成为继哪吒汽车之后的第二新势力车企。

黄河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张翔对凤凰网财经《市值观察》表示,零跑销量快速提升的原因是它瞄准的低端市场,这部分群体在金字塔底端,群体范围广,受众面大,关键是这个范围的竞争力小。“蔚小理”在内的造车新势力主要瞄准的中高端群体,市场容量小,一定程度上,零跑避开了竞争激烈的赛道,但这也为后期的盈利埋下了隐患。

与持续攀升的销量相比,零跑汽车的财报略显尴尬。根据零跑招股书,2019年至2021年,零跑汽车的年营收分别为1.17亿元、6.31亿元、31.32亿元,净亏损分别为9.01亿元、11亿元、28.46亿元,三年累计亏损48.47亿元。

2022年上半年,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。根据半年报,零跑汽车营收为50.83亿元,净利润亏损24.44亿元。三年半累计亏损72.91亿元。

毛利率方面,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,零跑汽车的毛利率分别为-95.73%、-50.63%、-44.30%、-25.95%,虽然能看到进步,但距离实现盈利仍有不少差距。此时的零跑汽车仍处于卖一辆亏一辆的境地。“蔚小理”虽然也处于亏损模式,但三家的毛利率均已经在2020年实现转正,2022年上半年毛利率分别为13.8%、11.55%、22.09%。

零跑汽车的持续亏损,根源在于帮助其打开市场的低价营销策略。张翔表示,T03价格低廉,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,但销量并没有达到规模效应,累计销量还不足20万,营收难以覆盖前期的研发、生产线等投入。一位零跑汽车内部员工曾透露:“T03是几乎成本价卖的,内部会上甚至一度提议贴钱卖,争执很久,最后决定不赚钱卖。”

在国内造车新势力持续亏损的情况下,零跑追逐的对手——特斯拉已经从销量和财务多维度全面碾压国内造车新势力,更是零跑所难以企及的。根据特斯拉汽车财报,第三季度总营收为214.54亿美元,同比增长56%,净利润为32.92亿美元,同比增长103%。

从中国区销量看,今年前9个月,上海超级工厂的累计交付量超过48万辆,已接近2021年全年交付数字。

全球继特斯拉之后的“全域自研能力”含金量如何?

零跑也意识到低价策略的局限性,于是开始探索中高端市场。招股书显示,未来零跑汽车将聚焦在价格15万~30万元的中高端国产新能源汽车市场。

聚焦中高端市场,关键在于充足的资金储备。在全行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,投资者更看重车企的未来,而技术便决定了车企未来能走多远。

虽然零跑汽车在初期就标榜自己是“中国目前唯一一家具有全域自研能力的造车新势力”,在对外宣传上,也声称自己是特斯拉之外唯二真正具备智能汽车自研、自产、销售和服务一体化完整产业链闭环的新能源车。但当真正涉及技术和研发投入时,零跑与“蔚小理”还存在不小差距。

从技术角度,2015年成立以来,零跑汽车先后推出诸如CTC电池架构、电驱、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系统等不少技术,都反响平平,虽然利用三年时间打造了凌芯01芯片,但不被外界看好,与真正拥有全域自研能力的特斯拉还有不少差距。

目前,国内第一梯队的“蔚小理”在百亿投入后,仍没有实现完全自研,蔚来、小鹏依赖代工,理想虽然自建工厂,但芯片也非自己研发。

从研发投入看,“蔚小理”的投入让零跑望尘莫及。wind数据显示,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,蔚来的研发投入分别为44.29亿元、24.88亿元、45.92亿元、39.11亿元,研发营收占比分别为56.6%、15.3%、12.7%、19.4%。小鹏汽车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0.70亿元、17.26亿元、41.14亿元、24.86亿元,研发营收占比分别为89.2%、29.6%、19.6%、16.7%。

理想汽车的投入分别为11.69亿元、10.99亿元、32.86亿元、29.06亿元,研发营收占比分别为417.85%、11.6%、12.2%、15.9%。

而零跑的研发支出分别是 3.58亿元、2.89亿元、7.40亿元、5.26亿元,研发营收占比分别为305.98%、45.8%、23.6%、10.35%。

从研发投入占比看,零跑的研发占比在2022年以前略高于“蔚小理”,但从研发投入总量看,零跑与“蔚小理”的差距略大。

零跑汽车2022年上半年财报

从三年半的研发总量看,蔚来、小鹏、理想、零跑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15.08亿元、103.96亿元、84.6亿元、19.13亿元。

研发投入尚不及“蔚小理”,与特斯拉相比更是天壤悬殊。财报显示,2019年至2021年,特斯拉的研发投入分别为93.69亿元、97.29亿元和165.32亿元,三年研发投入总计359.3亿元,几乎是零跑(13.87亿元)的25倍。

零跑成立初期,朱江明的预估是投入70亿就够了,但置身其中,他后知后觉到200亿也不够,虽然完成了8轮融资,但总金额仅115亿元左右。目前,零跑账上现金及等价物和受限制存款及现金合计仅41.4亿元。

同时期内,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、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规模超过544亿元;小鹏和理想分别超过413亿元和536亿元。

零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

毫无疑问,零跑是缺钱的。这也加速了零跑的上市进程。8月29日,零跑汽车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书,并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,9月29 日零跑挂牌上市。

零跑S01

但上市即破发。首日,零跑股价从48港元/股的发行价,跌至31.9港元/股,跌幅33.54%,截止10月25日收盘,零跑股价已经跌至19.36港元/股,跌幅59.67%,市值跌去264.06亿港元。

对于上市首日表现,朱江明也袒露了自己的无奈:“全球形势动荡,处在下行通道,但我们选择上,主要原因是我们不在乎当下的时间段,这是一个长跑。我们更关心的是尽快拿到我们的市场份额。”

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

发表评论